爱玛·沃森_宁波风如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这篇文章是任正非发给华为总裁办的邮件中所推荐的文章 。邮件中写到 ,我们公司也有工匠精神 ,我们从一个年产几百万,到年产4000亿是怎么过来的 ,多少辛酸泪 。我们要重视技师文化的建设 ,给他们合理报酬和激励,文员  、支付系统的员工…… ,都是一种特殊的技师 ,我们都要关怀 。那么我们学习的工匠精神到底是什么呢 ?


  截至2013年 ,全球寿命超过200年的企业 ,日本有3146家,为全球最多 ,德国有837家 ,荷兰有222家 ,法国有196家 。为什么长寿企业扎堆这些国家 ,是一种偶然吗 ?它们长寿的秘诀是什么呢?答案就是:他们都在传承着一种精神——工匠精神。很多人认为工匠是一种机械重复的工作者,但其实,“工匠”意味深远,代表着一个时代的气质,与坚定、踏实、精益求精相连 。为何日本工匠能把这样的精神体现得淋漓尽致 ?

  质量不好是耻辱

  冈野信雄 ,日本神户的小工匠,30多年来只做一件事 :旧书修复  。在别人看来,这件事实在枯燥无味,而冈野信雄乐此不疲,最后做出了奇迹 :任何污损严重、破烂不堪的旧书 ,只要经过他的手即光复如新 ,就像施了魔法 。


  在日本,类似冈野信雄这样的工匠灿若繁星,竹艺、金属网编 、蓝染 、铁器等,许多行业都存在一批对自己的工作有着近乎神经质般追求的匠人 。他们对自己的出品几近苛刻,对自己的手艺充满骄傲甚至自负,对自己的工作从无厌倦并永远追求尽善尽美。如果任凭质量不好的产品流通到市面上,这些日本工匠(多称“职人”)会将之看成是一种耻辱,与收获多少金钱无关。这正是当今应当推崇的工匠精神。

  “工匠”在日语中被称之为Takumi ,从词义上来看被赋予了更多精神层面的含义 。用一生的时间钻研、做好一件事在日本并不鲜见 ,有些行业还出现一个家庭十几代人只做一件事 。

  产品为啥无法被模仿

  说到工匠精神 ,就不得不提日本一家只有45个人的小公司 。全世界很多科技水平非常发达的国家都要向这家小公司订购小小的螺母 。

  这家日本公司叫哈德洛克(Hard Lock)工业株式会社,他们生产的螺母号称“永不松动” 。按常理大家都知道,螺母松动是很平常的事 ,可对于一些重要项目,螺母是否松动几乎人命关天  。比如像高速行驶的列车 ,长期与铁轨摩擦 ,造成的震动非常大,一般的螺母经受不住,很容易松动脱落 ,那么满载乘客的列车没准会有解体的危险 。


  日本哈德洛克工业创始人若林克彦,当年还是公司小职员时 ,在大阪举行的国际工业产品展会上,看到一种防回旋的螺母 ,作为样品他带了一些回去研究  ,发现这种螺母是用不锈钢钢丝做卡子来防止松动的  ,结构复杂价格又高,而且还不能保证绝不会松动  。

  到底该怎样才能做出永远不会松动的螺母呢 ?小小的螺母让若林克彦彻夜难眠 。它突然在脑中想到了在螺母中增加榫头的办法 。想到就干 ,结果非常成功 ,他终于做出了永不会松动的螺母 。

  哈德洛克螺母永不松动 ,结构却比市面上其他同类螺母复杂得多,成本也高 ,销售价格更是比其他螺母高了百分之三十,自然  ,他的螺母不被客户认可。可若林克彦认死理 ,决不放弃 。在公司没有销售额的时候 ,他兼职去做其他工作来维持公司的运转 。

  在若林克彦苦苦坚持的时候 ,日本也有许多铁路公司在苦苦寻觅。若林克彦的哈德洛克螺母获得了一家铁路公司的认可并与之展开合作,随后更多的包括日本最大的铁路公司JR最终也采用了哈德洛克螺母 ,并且全面用于日本新干线  。走到这一步,若林克彦花了二十年。

  如今 ,哈德洛克螺母不仅在日本 ,甚至已经在全世界得到广泛应用,迄今为止 ,哈德洛克螺母已被澳大利亚 、英国  、波兰、中国、韩国的铁路所采用 。

  哈德洛克的网页上有非常自负的一笔注脚:本公司常年积累的独特的技术和诀窍,对不同的尺寸和材质有不同的对应偏芯量,这是哈德洛克螺母无法被模仿的关键所在  。也就是明确告诉模仿者 ,小小的螺母很不起眼,而且物理结构很容易解剖 ,但即使把图纸给你 ,它的加工技术和各种参数配合也并不是一般工人能实现的 ,只有真正的专家级的工匠才能做到。

  把做的事看成有灵气的生命体

  在获得奥斯卡奖的日本影片《入殓师》里 ,一个大提琴师下岗失业到葬仪馆当一名葬仪师,通过他出神入化的化妆技艺,一具具遗体被打扮装饰得就像活着睡着了一样 。他也因此受到了人们的好评 。这名葬仪师的成功感言是 :当你做某件事的时候  ,你就要跟它建立起一种难割难舍的情结 ,不要拒绝它 ,要把它看成是一个有生命 、有灵气的生命体 ,要用心跟它进行交流 。

  我前后去过9次日本  ,以我的认识,还不只是工匠技术问题,我总愿意把它和精神结合起来思考 。

  所谓“工匠精神”其核心是 :不仅仅是把工作当作赚钱的工具 ,而是树立一种对工作执着、对所做的事情和生产的产品精益求精、精雕细琢的精神 。在众多的日本企业中  ,“工匠精神”在企业上与下之间形成了一种文化与思想上的共同价值观 ,并由此培育出企业的内生动力 。

  树研工业1998年生产出世界第一的十万分之一克的齿轮 ,为了完成这种齿轮的量产 ,他们消耗了整整6年时间;2002年树研工业又批量生产出重量为百万分之一克的超小齿轮 ,这种世界上最小最轻的有5个小齿、直径0.147毫米、宽0.08毫米的齿轮被昵称为“粉末齿轮”。

  这种粉末齿轮到目前为止,在任何行业都完全没有使用的机会  ,真正“英雄无用武之地”,但树研工业为什么要投入2亿日元去开发这种没有实际用途的产品呢 ?

  这其实就是一种追求完美的极致精神,既然研究一个领域 ,就要做到极致。

  “技术高超的匠人加工的模具,手感妙不可言。”我虽不是机械行业出身,但我对松浦元男的这个说法深为理解。上世纪70年代的匠人 ,技术高超的能加工比机械更高的精度 ,在匠人圈被誉为“蒙骗机械” 。

  产品精确到无需检验

  在今年再版的我写的《中国需要工业精神》一书中 ,我曾分析说 :日本职场人用得最多的一个词是“本份”,把手头正在做的事做透是应份的 ,必须的 。

  梅原胜彦从1970年到现在始终在做一个小玩意——弹簧夹头 ,是自动车床中夹住切削对象使其一边旋转一边切削的部件 。梅原胜彦的公司叫“A-one精密”,位于东京西郊 ,2003年在大阪证券交易所上市,上市时连老板在内仅有13个人,但公司每天平均有500件订货  ,拥有着1.3万家国外客户 ,它的超硬弹簧夹头在日本市场上的占有率高达60% 。A-one精密一直保持着不低于35%的毛利润 ,平均毛利润41.5%。


  “豪华的总经理办公室根本不会带来多大的利润 ,呆坐在豪华办公室里的人没有资格当老总 。”梅原胜彦的信条是 :不做当不了第一的东西。有一次  ,一批人来到A-one精密公司参观学习 ,有位大企业的干部问 :“你们是在哪里做成品检验的呢 ?”回答是 :“我们根本没时间做这些。”对方执拗地追问道:“不可能 ,你们肯定是在哪里做了的 ,希望能让我看看 。”最后发现,很多日本公司真的没有成品检验的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