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谁是大英雄 >> 性骚扰丑闻加剧美内斗

性骚扰丑闻加剧美内斗

时间 :2014/6/19 12:30:26  点击:1970 次
  原来周伯通所见的东西 ,当时名叫蛰龙 ,也有人叫鳄龙,亦即是现在的鳄鱼  。许多人都知道 ,鳄鱼这样东西 ,产在非洲、印度 、南美洲 ,以及南洋群岛的热带河流中,在中国很少见 。

  其实鳄鱼在千百年前 ,中国南方也有它的踪迹  ,唐朝一代大儒韩文忠公(即是韩愈),曾经在潮州祭鳄鱼 ,投入潮州东门的潭里 ,广东全省的鳄鱼向南迁徙七百里,这当然是无稽之谈,不过鳄鱼当时在中国相当繁殖 ,为害人畜 ,可见是信而有证的事实 。

  东海双怪把这一片石笋掩蔽的泥沼取名叫鳄龙潭,派人到闽广各地去 ,搜买了许多大鳄鱼到来 ,放人泥沼里面 ,不过这些鳄鱼平日关在泥沼侧边一个小水潭里,有人跌落泥沼 ,负责看管的弟子才把铁栅抽起来 ,把鳄鱼赶入邻沼,周伯通生长中原,还不曾见过这样丑恶的东西 ,不由吓一大跳。

  就在他吃惊的时候 ,当先两尾巨鳄已经张开门板似的阔嘴,锯齿似的獠牙  ,穿行泥浆  ,猛向自己冲来 ,大有张口而噬的模样 ,周伯通心中一急,自己一柄宝剑铁落泥沼的时候已经掉失了!变成了赤手空拳 ,怎样抵挡这些恶物呢 ?

  周伯通心中一急,展开大力金刚拳法 ,迎面一拳 ,向那两尾巨鳄迎头打去!他这一金刚拳的力量,非同小可 ,只听拳风到处 ,砰的一声巨响 ,泥沼里面两尾巨鳄 ,连同大片淤泥 ,凌空飞了起来,吧嗒 ,摔到泥沼旁边。

  这两尾巨鳄被掌风一激 ,当堂送了性命 ,可是周伯通这一发力 ,身子立时深陷到淤泥里  ,刚才两腿股还现出泥面,现在淤泥居然和小腹相齐,虽然杀了两鳄 ,但自己反而深陷泥里一尺,如果再发两拳 ,自己岂不是整个身子由头及踵 ,完全陷入淤泥里面吗 ?这一来不死在鳄口 ,也要丧命在泥中了,周伯通不禁一声浩叹!

  余下还有六尾较小的鳄鱼 ,这类蠢然无知的爬虫 ,并不因为它的同伴死去,有所戒惧 ,仍旧翘尾张牙向周伯通奔来,周伯通叹了一声 :“天亡我也!”

  话未说完 ,泥沼边上突然扑通几响,似乎有人倒地的声音  ,阴长江 、阴长河十分诧异 ,连忙跑过去,高声叫道  :“是哪一个?”

  说时迟 ,那时快,泥沼边上光彩一闪,嗤嗤嗤 ,一连十几道金光射进淤泥里 ,这些金光发射得十分凑巧 ,每一下射中鳄鱼的眼睛 ,泥沼里七八尾大小不等的鳄鱼 ,每一条都瞎了眼睛 ,变成盲目的家伙了 。

  这些爬虫突然变瞎,不禁暴跳起来 ,乱爬乱抓 ,长尾乱扫 ,顷刻之间 ,大家头撞头尾撞尾的 ,立即纠在一起   ,翻滚扑咬 ,泥沼里面当堂秩序大乱!

  这一下出乎周伯通意料之外,他以为是自己师兄王重阳到来  ,不由高兴得尖声大叫:

  “师兄师兄!”哪知他一喊叫并不打紧 ,身子不由自主向上挺,这一挺的结果  ,淤泥又把他吞没了半尺!

  泥泞乱飞 ,鳄影纵横 ,周伯通吓得闭了眼睛 。且说阴氏双怪飞跑到泥沼的另一边去,看见自己几个管理鳄鱼的徒弟 ,完全被人家点了穴道 ,躺在水潭边上 ,直挺挺的 ,不能动弹 。

  本来东海双怪门下收的徒弟 ,个个身上穿了皮衣,普通点穴方法 ,简直无奈之何,可是这回隔着衣皮也给人点了穴道 ,真是破天荒的一回事!还有一件气人的事 ,那人点倒自己的徒弟,引诱群鳄互相残杀,显露了这两手之后 ,却是踪迹不见!

  阴长江觉得十分气愤,高声叫道:“哪里来的小子!胆敢暗算俺们兄弟 ,如果是姓周的同党 ,不用藏头露尾  ,跟我们兄弟决个高下!”他一连喊了两遍 ,对方并没有丝毫的反应!

  周伯通陷在泥沼里 ,光线阴暗,他虽然不大看见东西 ,耳朵却听得清清楚楚,他心中暗想着,这个救援自己的决不可能是师兄 ,王重阳已经声明不管自己到六横岛赴约的事,连自己要求派几个师侄帮忙,他也不肯答应 ,由这样的看法,王重阳决不会来  ,即使来了的话,他是一教掌门 ,大可以堂堂正正的直入海螺阵,哪用得着这样闪闪缩缩 ,藏头露尾的呢?这个人一定不是王重阳 ,而是别的武林高手 ,决无疑问 。

  周伯通忽然想起自己人海螺阵时  ,在第一环阵留下脚印的刹那 、忽然听见头顶嘶风的声响 ,自己当堂没有留意,在第三坏阵看见假吊死鬼 ,忽然有人在自己后面说了一声是假的 ,这分明是另有其人 ,尾随着自己深入海螺阵 ,可惜这个人的行径 ,怪得可以 ,不知是友是敌,周伯通想到这里 ,也不由自主的用手抓了抓头皮  ,连连叫道:“怪!怪!奇怪!”

  阴长江喊了几回,不见对方答应,真个又羞又怒 ,阴长河忽然说道 :“大哥 ,不管怎的 ,这小子一定是姓周的同党,是他勾引来的,管它做甚,咱们先把这姓周的活埋了再说!”他说罢把腰身一弯 ,由泥沼边搬起一块大石来,向陷在淤泥中间的周伯通抛掷过去!

  周伯通叫声不好,这块大石一跌下来,自己如果不用手接,必定被它打得头破血流  ,甚至成为肉酱 ,可是伸手接呢?这一用力结果 ,不是再把自己的身体深陷入淤泥里一二尺吗 ?

  如果这样 ,自己恐怕只得剩一颗脑袋在泥面上了!在这千钧一发的当儿,泥沼面上,又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那大石被阴长江抛了起来 ,正要向周伯通头顶掉落 ,泥沼的左边突然呼的一响 ,冒出一个青衣人影来 ,这青衣人的面上 ,仿佛戴了一副面具,只见他一飞掠过来,恰好和大石迎个正着 。

  青衣怪人陡伸左掌 ,向那大石一拨 。吧的一声大响 ,百多斤重的一块磨盘大石 ,居然被他一推之下,翻个跟头 ,越过周伯通的头顶 ,扑通 ,跌在周伯通身边不远的淤泥里 ,啪的一声大响 ,泥浆四溅,陷在泥沼里面的周伯通,因之变了一个泥人 ,就是站在泥沼边的东海双怪,也被溅了半身泥浆!

  这一下出乎双怪意料之外,因为阴长江抛起这块大石 ,足有一二百斤重量 ,石面大如磨盘  ,青衣怪人居然能够一掌打出,把石块凌空抛起来 ,膂力已经怕人,他拨落了大石之后,身子并不向泥沼落下 ,在半空里一盘一折,飒飒两声 ,跳回岸上 ,刹那之间 ,已经失了踪迹。

  周伯通虽然吃了一面泥浆 ,可是却因此有了生机 ,这是为何 ,原来那巨石被青衣怪人一推一挽,落在他的身边,恰好是周伯通伸手可及的位置 ,周伯通更不怠慢 ,双子向大石面一按 ,呼的一声,整个身子由污泥里直拔出来。

  原来一个精通武艺的人,全身都含蓄了一种气劲 ,抓住一竹一木 ,也可以借力使力 ,何况是一块大石呢 ?青衣怪客把大石推在自己身边,等于给溺水的人丢下一方木板 ,一个浮泡一样 ,周伯通虽然陷了半截身子进泥里,他那一身功劲仍然存在 ,伸手一按石块,大石虽然沉入泥里半截,他却因此拔了出来 ,周伯通两脚向石面上一点 ,呼呼两声,跳到泥沼边缘之上!

  周伯通这一脱困,更加出乎阴长江、阴长河二人意料之外 ,他们不禁惊叫一声,正要飞身过去 ,把他推回泥沼里面,周伯通怒如疯虎,一声大喝,呼呼两掌,向东海双怪迎面劈去 ,阴氏兄弟抽臂一架 ,三个人就象转风车般 ,在泥沼边展开恶斗!

  他们这次三度交手 ,周伯通愤怒异常 ,他也管不得全真派不许杀人的戒条了!把毒辣的招数尽量施展开来 ,太乙拳迫吸粘按 ,着着进攻,还夹用了大力金刚掌的功夫  ,着着劈向阴氏双怪要害。

  阴长江 、阴长何的本领虽然不弱 ,可是因为青衣怪人突然出现,虽然没有跟自己明面对战 ,却处处向自己捣乱 ,心理上未尝不受影响 ,再加上周伯通狂风暴雨似的一阵进攻。他俩哪里遮拦得住 ?斗不到二三十合 ,周伯通突然用了一着“海底针”  ,击向阴长江的左肩,阴长江见掌风沉猛  ,不敢硬接 ,用个“霸王卸甲”,矮身一闪  。

  哪知道周伯通声东击西 ,倏地一个盘旋 ,“云龙掉首” ,倏的圈转身来 ,双掌齐推 ,砰砰两声大响 ,打在阴长河的身上  ,阴长河的身子被他一掌震得直抛起来 ,几乎落在泥沼之内!

  好在他身手还算快捷,在半空里一提真气,一翻身子。轻飘飘的落在泥沼边上 ,可是这一下也叫他失魂落魄了!

  周伯通再推出一掌来 ,向阴长江身上扫去,阴长江知道他用的是大力千斤掌法,招惹不得,一扭身窜出丈许,叫道 :“兄弟  ,风紧!”东海双怪一先一后,绕回了鳄龙潭,向着海螺阵的另一面跑去!

  周伯通见东海双怪要逃 ,骂道  :“直娘贼!往哪里跑 ?”衔尾直追过去 ,他眼望着双怪走入一片石笋林里 ,一个飞身扑去,哪知头顶哗啦啦的一响 ,落了一大阵灰沙下来  ,周伯通以为洞顶崩塌  ,叫了一声不好,扭身一窜 ,穿出一丈多远!

  哪知道他的脚跟还未站定 ,头顶上的灰沙接二连三塌了下来 ,看情形全洞要崩塌似的 ,周伯通在尘沙飞舞之中 ,连连乱窜 ,一直窜出十几丈以外,方才避开了沙石压顶之厄 ,可是眼前景物 ,已经迷糊不清 ,白茫茫的一片!

  他还以为洞顶崩塌灰沙下来  ,是自然的现象 ,其实这又是东海双怪诡计之一 ,因为这海螺阵中心一带的洞顶 ,完全用承尘板垫住,承尘板的上面,堆砌了大量的灰沙,这些全是敲碎了的石笋钟乳的细屑  ,如果一有敌人混入 ,东海双怪只要教门人弟子一按关键,木板拉开,洞顶灰沙便塌下来,将来人生葬在里面。

  可是这个机关也有弱点 ,就是一块块的木板,并不可能在同一刹那的时间推开 ,只能够一段一段的移动,所以灰沙倾泻,缓而不急  ,周伯通刚才在鳄龙潭里经过一次大险反而镇定得多了,连连后窜,东海双怪的飞沙阵 ,井没有能够把他伤害,叫他上当!

  不过他连连倒窜的结果 ,并没有找着来时的道路 ,无意之中,深深陷进海螺阵的奇门死角里,双怪的海螺阵和武侯八阵相差不了多少,武侯八阵共有八扇门户 ,排列杜、景 、休 、惊 、生 、死 、伤、开八个位置 ,双怪的海螺阵也是八个位置 ,所不同的 ,他把八个门户,化为圆弧的样子而已 。

  周伯通陷入死门里 ,左一转右一转,东一弯西一绕,越走越加糊涂,走了半个时辰 ,始终找不着原来的出路 ,周伯通哎呀一声,自言自语说道 :“我真是糊涂蛋 ,怎的连出路也忘记  ?”

  刚才说了这句,周伯通忽然听见耳边劈劈啪啪几响,象指甲弹声般的响声,他不由愕了一愕 ,接着前面不远,扑的一响 ,掉了一块小石子进来 ,不偏不歪 ,恰好落在周怕通的脚下  。

  周伯通起先以为是东海双怪故意捣的鬼,把自己引到有埋伏陷阱的地方去 ,可是倾耳一听 ,别无动静 ,他放心行走了几步,前面也不象有陷阱的样子,他再走了十步左右,前面的弯角里,扑的一声,再次飞出一颗石子 ,这回石子不落在自己的脚下 ,却落在一个分歧洞穴的旁边。

  周伯通一个念头闪电也似的由脑海中升了起来  ,想道 :“莫不是有人给我引路 ,难道又是刚才那个青衣怪人吗 ?不对!”

  他自从踏入海螺阵之后 ,总觉得精神上有点异样,仿佛有一个人在自己的背后一般,可是始终看不见那人  ,现在他看见石子飞出来了,周伯通不由自主的向前跨了几步,哪知道他刚才拐了一个门户,又有石子由旁门打出来 ,飞到别一个门户的面前,周伯通依着石子指示的方向 ,朝着前面走去 。

  周伯通每走上十步八步,或者拐一个弯 ,必定有石子投射出来 ,仿佛指路一般 。周伯通十分纳罕  ,他几次要看那引路人的庐山面目  ,可是对方身法快得出奇,就是以周伯通那样的本领 ,也不过只见青影一闪,惊鸿一瞥罢了!

  闲话休提  ,他一路被人用石子指引着,转了十几个弯 ,不知不觉,来到一个比较空旷的地方。周伯通猛然想起这里就是遇见假吊死鬼的第四环,换句话说,也即是自己初遇青衣怪客的地方  ,周伯通大喜道 :“妙呀!我今天出了海螺阵哩!”

  话未说完 ,对面飘过一个冷峭的口音来 ,说道:“全真派的掌门师弟,居然掉落泥沼里 ,着了人家的道儿,变成泥鳅 ,还要人接引才可以出阵 ,还逞什么威风呢  ,哼!”说罢发出一连串的冷笑——

 
 

 
分享到: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九幅
溥仪与李淑贤的结婚照片
不爱吃药的小老鼠3
慈禧
羊羔跪乳4
古代皇帝性体验的第一次给了谁
风流诗人李白唯一搞不定的那个女人是谁
宋江凭什么当上梁山的“大哥”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