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我的人生感悟 >> 白色郁金香花语

白色郁金香花语

时间 :2016/10/22 10:16:00  点击:1033 次
    乔木同志离开我们已经一年多了 。我曾多次想提笔写点怀念的文字,但都因循未果  。难道是因为自己对这一位青年时代的朋友感情不深 、怀念不切吗?不 ,不,绝不是的 。正因为我怀念真感情深,我才迟迟不敢动笔 ,生怕亵渎了这一份怀念之情。到了今天 ,悲思已经逐步让位于怀念,正是非动笔不行的时候了。

    我认识乔木是在清华大学  。当时我不到二十岁,他小我一年 ,年纪更轻。我念外语系而他读历史系 。我们究竟是怎样认识的 ,现在已经回忆不起来了。总之我们认识了 。当时他正在从事反国民党的地下活动(后来他告诉我 ,他当时还不是党员) 。他创办了一个工友子弟夜校,约我去上课。我确实也去上了课 ,就在那一座门外嵌着“清华学堂”的高大的楼房内 。有一天夜里 ,他摸黑坐在我的床头上 ,劝我参加革命活动  。我虽然痛恶国民党,但是我觉悟低  ,又怕担风险。所以 ,尽管他苦口婆心,反复劝说,我这一块顽石愣是不点头 。我仿佛看到他的眼睛在黑暗中闪光。最后,听他叹了一口气,离开了我的房间 。早晨  ,在盥洗室中我们的脸盆里,往往能发现革命的传单 ,是手抄油印的 。我们心里都明白 ,这是从哪里来的,但是没有一个人向学校领导去报告 。从此相安无事 ,一直到一两年后,乔木为了躲避国民党的迫害 ,逃往南方 。

    此后,我在清华毕业后教了一年书  ,同另一个乔木(乔冠华,后来号“南乔木”,胡乔木号“北乔木”)一起到了德国  ,一住就是10年 。此时,乔木早已到了延安 ,开始他那众所周知的生涯。我们完全走了两条路 ,恍如云天相隔,“世事两茫茫”了。

    等到我于1946年回国的时候  ,解放战争正在激烈进行  。到了1949年 ,解放军终于开进了北京城 。就在这一年的春夏之交,我忽然接到一封从中南海寄出来的信 。信开头就是 :“你还记得当年在清华时的一个叫胡鼎新的同志吗 ?那就是我 ,今天的胡乔木 。”我当然记得的 ,一缕怀旧之情蓦地萦上了我的心头 。他在信中告诉我说,现在形势顿变 ,国家需要大量的研究东方问题、通东方语文的人才 。他问我是否同意把南京东方语专、中央大学边政系一部分和边疆学院合并到北大来。我同意了。于是有一段时间,东语系是全北大最大的系 。原来只有几个人的系 ,现在顿时熙熙攘攘,车马盈门 ,热闹非凡 。

    记得也就是在这之后不久 ,乔木到我住的翠花胡同来看我 ,一进门就说:“东语系马坚教授写的几篇文章……毛先生很喜欢 ,请转告马教授。”他大概知道 ,我们不习惯于说“毛主席”,所以用了“毛先生”这一个词儿。我当时就觉得很新鲜 ,所以至今不忘。

    到了1951年,我国政府派出了建国后第一个大型的出国代表团:赴印缅文化代表团 。乔木问我愿不愿参加 ,我当然非常愿意。我研究印度古代文化 ,却没有到过印度 ,这无疑是一件憾事 。现在天上掉下来一个良机 ,可以弥补这个缺憾了。于是我畅游了印度和缅甸 ,留下了毕生难忘的印象 ,这当然要感谢乔木。

    但是,我是一个上不得台盘的人,我很怕见官。两个乔木都是我的朋友,现在都当了大官。我本来就不喜欢拜访人 ,特别是官,不管是多熟的朋友 ,也不例外 。解放初期,我曾请南乔木乔冠华给北大学生做过一次报告。记得送他出来的时候,路上遇到艾思奇 。他们俩显然很熟识。艾说  :“你也到北大来老王卖瓜了!”乔说:“只许你卖,就不许我卖吗 ?”彼此哈哈大笑。从此我就再没有同乔冠华打交道,同北乔木也过从甚少  。

    说句老实话 ,我这两个朋友,南北二乔木都没有官架子 。我最讨厌人摆官架子  ,然而偏偏有人爱摆。这是一种极端的低级趣味的表现 。我的政策是 :先礼后兵  。不管你是多么大的官  ,初见面时,我总是彬彬有礼  。如果你对我稍摆官谱 ,从此我就不再理你。见了面也不打招呼  。知识分子一向是又臭又硬的,反正我绝不想往上爬 ,我完全无求于你,你对我绝对无可奈何 。官架子是抬轿子的人抬出来的 。如果没有人抬轿子  ,架子何来?因此我憎恶抬轿子者胜于坐轿子者 。如果有人说这是狂狷 ,我也只等秋风过耳边。

    但是,乔木却绝不属于这一类的官。他的官越做越大,地位越来越高 ,被誉为“党内的才子” 、“大手笔” ,俨然执掌意识形态大权,名满天下 。然而他并没有忘掉故人。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以后,我们都有独自的经历 。我们虽然没有当面谈过,但彼此心照不宣 。他到我家来看过我 ,他的家我却是一次也没有去过  。什么人送给他了上好的大米 ,他也要送给我一份 。他到北戴河去休养 ,带回来了许多个儿极大的海螃蟹 ,也不忘记送我一筐。他并非百万富翁 ,这些可能都是他自己出钱买的。按照中国老规矩 :来而不往,非礼也 。投桃报李 ,我本来应该回报点东西的 ,可我什么吃的东西也没有送给乔木过  。这是一种什么心理 ?我自己并不清楚 。难道是中国旧知识分子,优秀的知识分子那种传统心理在作怪吗 ?

    1986年冬天,北大的学生有一些爱国活动  ,有一点“不稳” 。乔木大概有点着急 。有一天他让我的儿子告诉我 ,他想找我谈一谈,了解一下真实的情况  。但他不敢到北大来,怕学生们对他有什么行动,甚至包围他的汽车 ,问我愿不愿意到他那里去 。我答应了 。于是他把自己的车派来  ,接我和儿子、孙女到中南海他住的地方去 。外面刚下过雪 ,天寒地冻 。他住的房子极高极大,里面温暖如春。他全家人都出来作陪 。他请他们和我的儿子、孙女到另外的屋子里去玩   ,只留我们两人 ,促膝而坐 。开宗明义 ,他先声明 :“今天我们是老友会面。你眼前不是政治局委员  、书记处书记,而是60年来的老朋友  。”我当然完全理解他的意思 ,把我对青年学生的看法 ,竹筒倒豆子,和盘托出 ,毫不隐讳。我们谈了一个上午 ,只是我一个人说话。我说的要旨其实非常简明  :青年学生是爱国的 。在上者和年长者唯一正确的态度是理解和爱护,诱导与教育 。个别人过激的言行可以置之不理 。最后 ,乔木说话了 :他完全同意我的看法 ,说是要把我的意见带到政治局去 。能得到乔木的同意 ,我心里非常痛快 。他请我吃午饭 。他们全家以夫人谷羽同志为首和我们祖孙三代围坐在一张非常大的圆桌旁 。让我吃惊的是,他们吃得竟是这样菲薄 ,与一般人想象的什么山珍海味  、燕窝鱼翅 ,毫不沾边儿。乔木是一个什么样的官 ,也就一清二楚了 。

    有一次,乔木想约我同他一起到甘肃敦煌去参观。我委婉地回绝了 。并不是我不高兴同他一起出去,我是很高兴的 。但是 ,一想到下面对中央大员那种逢迎招待 、曲尽恭谨之能事的情景  ,一想到那种高楼大厦  、扈从如云的盛况 ,我那种上不得台盘的老毛病又发作了,我感到厌恶 ,感到腻味 ,感到不能忍受 。眼不见为净,还是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为好 。

    最近几年以来  ,乔木的怀旧之情好像愈加浓烈 。他曾几次对我说 :“老朋友见一面少一面了!”我真是有点惊讶。我比他长一岁  ,还没有这样的想法哩 。但是,我似乎能了解他的心情 。有一天  ,他来北大参加一个什么展览会 。散会后,我特意陪他到燕南园去看清华老同学林庚 。从那里打电话给吴组缃 ,电话总是没有人接 。乔木告诉我 ,在清华时 ,他俩曾共同参加了一个地下革命组织 ,很想见组缃一面 ,竟不能如愿  ,言下极为怏怏。我心里想:这次不行  ,下次再见嘛。焉知下次竟没有出现 。乔木同组缃终于没能见上一面,就离开了人间  。这也可以说是抱恨终天吧。难道当时乔木已经有了什么预感吗?

    他最后一次到我家来  ,是老伴谷羽同志陪他来的 。我的儿子也来了。后来谷羽和我的儿子到楼外同秘书和司机去闲聊 ,屋里只剩下了我同乔木两人 。我一下回忆起几年前在中南海的会面。同一会面,环境迥异。那一次是在极为高大宽敞 、富丽堂皇的大厅里  。这一次却是在低矮窄小、又脏又乱的书堆中 。乔木仍然用他那缓慢低沉的声调说着话 。我感谢他签名送给我的诗集和文集 。他赞扬我在学术研究中取得的成就,用了几个比较夸张的词儿。我顿时感到惶恐  ,觳觫不安 。我说 :“你取得的成就比我大得多而又多呀!”对此 ,他没有多说什么话 ,只是轻微地叹了一口气,慢声细语地说 :“那是另外一码事儿。”我不好再说什么了 。谈话时间不短了,话好像是还没有说完。他终于起身告辞 。我目送他的车转过小湖  ,才慢慢回家。我哪里会想到,这竟是乔木最后一次到我家里来呢?

    大概是在前年 ,我忽然听说 :乔木患了不治之症。我大吃一惊 ,仿佛当头挨了一棍 。“斯人也 ,而有斯疾也 。”难道天道真就是这个样子吗 ?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寄希望于万一  。这一次  ,我真想破例 ,主动到他家去看望他。但是 ,儿子告诉我  ,乔木无论如何也不让我去看他 。我只好服从他的安排。要说心里不惦念他 ,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六十多年的老友 ,世上没有几个了 。

    时间也就这样过去 ,去年八九月间,他委托他的老伴告诉我的儿子,要我到医院里去看他 。我十分了解他的心情 :这是要同我最后诀别了 。我怀着沉重的心情 ,同儿子到了他住的医院里。病房同中南海他的住房同样宽敞高大,但我的心情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同那一次进中南海相比 ,我这一次是来同老友诀别的。乔木仰面躺在病床上  ,嘴里吸着氧气。床
 

 
分享到 :
兔子新娘2
卖火柴的小女孩
中国历史上“色”服两代君王的最强势女人
三字经31
小马过河4
幼儿园的故事
牡丹花仙9
慈禧罕见老照片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